校友风采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 校友风采 >> 校友风采

优秀生——黄文华

发布日期:2018年09月28日       供稿:西安航空职业技术学院网上校史馆       编辑: admin       浏览: 111次

黄文华,男,湖北黄陂人,19698月生。

1986年进入空军航空工程部第三航空工程学校(现西安航空职业技术学院)学习;

2005年在集团第三届岗位练兵比赛中获得“技术状元”称号;

2006年在企军装备修理企业焊工职业技能大赛中获得三等奖并被授予“军队装备修理企业技术能手”称号;

2011年在全国工程建设系统第十届焊工技术比赛中获得“优秀焊工”称号;

2014年被武汉市授予“武汉市技能大师”称号:

2018年被湖北省授予“湖北省技术能手”称号:

现在凌云科技集团宵限贵任公司从事焊接工作。

人生中的很多选择,往往决定着一个人的人生轨迹。俄国著各文学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在他所著的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一书中说过“人最宝贵的就是生命,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。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:回首往亊,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。”黃文华,就是一个对自己人生有明确目标并为之奋斗的人。回首往事从学校到工厂,三十年的时间,他一心扑在焊接技艺上,以持久的恒心,用飞舞的焊花,塑造着属于自己的人生。


西航带给我如家般的温暖

19869月,17岁的黄文华做出人生中第一个重耍的决定,那就是独自一人离开湖南的老家,来到遥远的北方求学。从小就对焊接技术有着浓厚的兴趣,坚信将来一定耍成为一名优秀的焊工,因此除了要学会熟练地操作以外,还需要坚实的焊接理论基础。这也是黄文华毅然决然地离开父母,来到西安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进行深造的原因。

黄文华回忆说:“最开始来到两航,教学楼只有一栋,厂房也都是平房,当时我一度怀疑,以这样的硬件条件能否实现自己最初的目标,学习到自己想耍的东西。”事实证明,黄文华的疑虑是多余的,两年的学习,他不仅得到了专业的技能知识,也学习到了最新的焊接技巧,这些都为他今后的焊接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除了专业方而的提高,黄文华表示,西航带给他最多的是如家般的温暖。班主任苗老师不仅是他们的老师,更是他们的家长。在学习上,总是极其严厉,规定他们每周必须读一本专业理论著作。但私下里,苗老师却和蔼可亲,很是关心离家较远的同学。

刚开学的第一个月,晚习的时候,班里有个女同学突然肚子很疼,黄文华他们几个男生匆忙把她送进校医院,被告知是急性阑尾炎,学校没办法医治。正当束手无策时,苗老师匆匆从家里赶过来,满头大汗的组织大家将女同学送到区里的医院。但是当时医院也没有多余的病房,手术没法第一时间做,苗老师怕耽误同学的病情,想方设法联系到了院长,诸求他安排医生做手术。凌晨两点,女同学被推出手术室,手术很成功,老师也松了一口气,但仍强烈表示要亲自照顾那位女同学,并催促黄文华他们早点回去休息,第二天再來探望。

除了老师给予的温暖,学校的食堂也让黄文华感受到了家的味道。作为一名南方人,北方的而食吃小习惯,更肖欢吃米饭,打饭阿姨们知道了这件事,每次打米饭都会特意给他多盛一点。


焊工带给我无上的自豪感

闷热的厂房内,“嗞嗞”、“吱吱”、“味味”、“腾腾”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;切割机齿前迸溅的火花、电焊机小棒舞蹈的电火光映入眼帘,初见这一幕,总令人觉得无比處撼,直到待的久一些,才渐渐适应室内弥漫的烟尘、刺耳的噪音和刺眼的强光,这是电焊车间带给人的最直观感受。“60后”、“技术状元”、“科技先进工作者”……黄文平却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工作了整整30个年头。

1988年从西航毕业后,黄文华便进厂当了一名电焊工人。在宽阔的产车间里,当看到身边一个个高大的产品时,手京焊枪的他既兴奋又紧张,一方面终于可以将自己两年来在西航所学的知识真正发挥出来,另一方面却面临实际操作经验不足的窘境。

最初,在进行焊接时总是失败,黄文华一度对自己产生了质疑,难道自己两年的学习都没有川吗?专业老师帮助他一起分析、查找失败的原因并告诉他,焊接方法没错,只是因为操作时太急没有掌握要领。正所谓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”,一心想做好焊接的黄文华决定沉下心来,紧跟着老师傅学习,在旁边默默地记下操作要领,琢磨着电流调整的规律、焊接电弧的力度、熔池的结晶状态……师傅休息时,他就抓住机会主动上手操作,在练习试板上反复实践。师傅下班了,他仍就拿着焊钳一遍遍地练习,回想着师傅操作的每一个细节和要领。正是这日复一日刻苦的训练,黄文华练就于自己的一门独特的焊接手艺,让他在1997年第一次参加集团的技术比赛时便一鸣惊人,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,从此也成为厂里最优秀的焊工之一。


这个疤痕,已经陪伴我走过了30

由于每天和钢材打交道,黄文华的双手粗糙、皲裂,老茧一层又一层,都是岁月的痕迹。“电焊工这个营生,作业环境确实比较苦,尤其是在夏天,除了要穿专门的焊接工作服,为了安全,我们都会在里面再多套几件衣服,我里面就穿了三套”黄文华摘掉防护罩看着己经焊接成功的管道,豆大的汗水从他额头上径直流了下来,衣服也被汗水浸出图案,手上的焊接手套摸起来湿湿的。

“每次做焊接工作时的滋味就像洗‘艺术桑拿’。焊一排管系,要重复做几十次这种高难度动作,一天下来工作服要被汗水浸湿好几回。”黄文华一边风趣地说着话,一边用手揉着通红的眼晴。他表示:“其实焊工工作不仅辛苦,对身体伤害也很大,电弧光的辐射,很容易伤到眼睛,就像是得了红眼病一样,刺痛难忍,眼睛睁不开,眼泪也会不停地流。我算是比较幸运的,30年工作下来还没受什么大伤,不过小伤从来没有断过。”黄文华边说边抱起袖子,只见他的胳膊上有着大大小小的烫伤的疤痕,有的颜色己经很淡了,有的还在结疤,应该是最近才烫伤的。“这个疤痕己经陪伴我30年了,这是当时我刚进厂里,第一次做仰焊时留下的。”黄文华回忆,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自己独立作业,操作还不是很熟练,导致那次烫伤特别严重,铁水滴落身上,皮肤感觉像被火烧一样疼痛,但是不敢躲闪,因为人只要一走动就会影响焊接的质量,结束后这里的皮肤己经被灼掉了一片,好在最后焊接的很成功。“如今虽然免不了被烫伤,但可能因为习惯了,疼痛感也没有当初那么强烈了”。


偏执,来源于对讲业的热疫

对于为什么焊接工作这么辛苦还能继续坚持下來,并且一干就是30年时,黄文华表示自己是一个比较执着的人,起初因为总也做不好,便想着一定要做出成绩,之后就是因为热爱了,不愿意放弃这门手艺,每次看到一件件成品从自己手中焊接出来,心里就很有成就感。黄文华自豪地说:“我目前所获得这么多荣誉全部都是因为电焊这份工作,虽然都是一些小奖项,但其中包含着领导们和同車们对我的帮助,也足大家对我努力的已种认可。”

每一次比赛之前,领导们都会将全厂优秀的焊工集中起来,一起进行培训,以便大家更好的交流经验,共同进步。曾经黄文华为了准备一个比赛,两个月都住在厂里。每天早上五点的闹钟准时响起,他起床简单的洗漱过后开始了已天的训练,直到晚上l2:00才会放下手里的材料,有的时候进入忘我工作的阶段一口水都喝不上,一天下来嘴唇都己经干裂了,声音沙哑的根本说不出来话,同事们都笑称他为“拼命三郎”。也正是因为这种刻苦的练习最终让他収得了不错的成绩,黄文华还说:“那次比赛后,回到家老婆孩子都认不出我了,可能是因为太憔悴了吧。”


情系西航

对于母校,黄文华表示自己在2016年的时候回去了一趟,当时己经完全认不出來了,原來的校舍全都翻新了,教学楼也增加了很多栋,引进了最先进的实习设备,食堂提供的菜品也比以前丰富了,可以看出母校现在越办越好了。

回首求学路,想到老师给予的温暖和帮助,心中对母校的感激之情汕然而生。对于学弟学妹们,黄文华表示目前的大学生生在一个新时代,机遇更多,同时挑战更大,因此希望学弟学妹们能在良好的环境中好好学习,珍惜母校提供的各种资源,努力奋斗,只有拼搏过的人生才是无悔,只有撒过欢笑泪水的学生时代才令人回味,将来力母校增光添彩。


寄语母校

60年来的风雨造就了精英无数,60年培育了桃李满园,祝母校永驻辉煌!


       

版权:西安航空职业技术学院网上校史馆     陕ICP备09016295号-2    陕公网安备 61011402000125号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阎良区迎宾大道500号      邮编:710089      电话:029-86852321
    本站访问人次:13356 

执行时间62ms